我自己都沒想到會成為半個生活在淡水的遷徙者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王菲

觀自在菩薩。行深波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身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三世諸佛。依波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藐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波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風和日麗|自然捲

八月八日 天氣晴
八月八日 天氣晴
36度C還不夠煮熟一隻鴨子 你就飛了
好在今天風和日麗
決定暫時把你忘得一乾二淨

二月十四 天氣晴
二月十四 天氣晴
18度C來不及溶化一幅雪景
你就說你愛我 真的愛我
全都因為這樣的天氣

喔~原諒變得容易
喔~大聲說出心裡的話
仰望藍天白雲 瞇著眼睛 世界更清晰

四月二十三 天氣晴
四月二十三 天氣晴
32度C剛好可以養隻金魚
你說要去旅行 要去巴黎 聽說風景
聽說現在那裡風和日麗

喔~對自己好一點
喔~連續喝上十杯咖啡
喔~灑點香水 換上高跟鞋
今天要去打獵

喔~RIDE ON MY BICYCLE
從台北到高雄也不會累
仰望藍天白雲 瞇著眼睛
MAKE SOME WISHES 世界更美麗

某月某日 天氣晴

駱駝的步態|烏仁娜

月光之夜熄滅了燈
入睡之後
被微風送來的鈴聲驚醒
我起身凝神傾聽著
遠處傳來的鈴聲
忽遠忽近
輕輕地披上袍子我走出門外
啊!循著風向微微移動的草聲
我坐下來四處望去
大地有如母親溫暖的懷抱
安詳地沉睡著
我趕在朝霞裡擠完牛奶
沏好噴香奶茶、備好羊肉
這時外面傳來聲響
母親好奇地走出外面探看
原來漸漸走近的駝群上
馱負著豐富的鹽
我看到駝背上跳下的父親
啊!漫長的時光在遠方尋找珍寶的父親

我問什麼是「現代化」?我在這裡比你在都市呼吸著更新鮮的空氣,飲用更潔淨的水,吃著品質更優良的糧食和瓜果,還享受著更多的閒適和自由,為什麼這不是「現代化」而你被廢棄、髒水以及某些有害食品困撓並且在都市的大樓、地鐵、公寓裡一天天公式化的疲於奔命倒等成了「現代化」?

問題很明顯:這裡有對「現代化」不同的理解和定義。回顧我們剛剛告別的二十世紀,從歐洲推向全球的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兩大浪潮,都以「現代化」為目標,甚至都曾用經濟和技術的指標、甚至單純用GDP的數量,來衡量一個地區所謂的「現代化」的程度。可惜的是,經濟和技術只是我們生活內容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事實上,經濟和技術的活動也並不都體現為GDP,如法國歷史學家布羅代爾曾經談到過的家務勞動等。在我這兩年中的鄉下生活裡,優質的陽光、空氣、水,這些生命體最重要的三大基本元素都不構成GDP。自產自給的各種綠色食品因為不進入市場交換,也無法進入GDP的統計。我所得到的心境的寧靜、勞動的樂趣、人際關係的和睦、時間的自由安排等等,與GDP更沒有什麼關係。因此在我那位記者朋友看來,我是一個GDP競賽中的落後者,一定生活得很痛苦,甚至已經脫離了「現實」。在中國當代主流媒體的話語中,一個做家事不應該這樣自絕於「現實」的,而「現實」、「幸福」、「發展」、「文明」等等,都是繁華都市的代名詞,僅僅與車水馬龍和燈紅酒綠相聯繫。顯而易見,「現代」在這裡不再是一個單純的時間概念,而是發達經濟和發達技術的代用符號。於是很多人以美國的曼哈頓為「現代」的圖示,而把僅僅離都市十公里或二十公里之外的生活排除在「現代」之外,通常是聳聳肩,將這些明明是現代的事物、明明就存在於他們身邊的事物,斥之為「傳統」或者「古老」,並且在思想視野裡予以完全的刪除。

— 韓少功,進步的回退,頁:122

提問愛情
Le 14 mars 2014

流動的體溫 不曾暫留
握住他眼神 太多太多 
經過 這些人的四周
怎麼 那麼相同

徘徊在眾多臉孔之中
是一種氣味還是多餘的感受
啊,記憶捆綁著你歐
歐,跨入窒息的迷霧中
似乎沒仔細想過 愛情對你來說
是一種呼吸還是代謝就過
歐,聽著別人說
歐,感受人人有

不確定時刻 世界晃動
你來的時候 無語無風
吹過 一陣清新的風
還有 淡淡哀愁